<em id="ji352g"><address id="ji352g"><pre id="ji352g"></pre></address><dl id="ji352g"><em id="ji352g"></em></dl><strong id="ji352g"><style id="ji352g"></style><ins id="ji352g"></ins><label id="ji352g"></label><thead id="ji352g"></thead><bdo id="ji352g"></bdo></strong><font id="ji352g"><blockquote id="ji352g"></blockquote></font></em><style id="ji352g"><acronym id="ji352g"></acronym><th id="ji352g"></th><i id="ji352g"><thead id="ji352g"></thead></i><noscript id="ji352g"><tbody id="ji352g"></tbody><label id="ji352g"></label><table id="ji352g"></table></noscript><blockquote id="ji352g"><sup id="ji352g"></sup><table id="ji352g"></table></blockquote></style><small id="ji352g"><b id="ji352g"><bdo id="ji352g"></bdo><pre id="ji352g"></pre><optgroup id="ji352g"></optgroup><small id="ji352g"></small><dl id="ji352g"></dl></b><u id="ji352g"><strong id="ji352g"></strong></u><style id="ji352g"><sup id="ji352g"></sup><blockquote id="ji352g"></blockquote><center id="ji352g"></center><fieldset id="ji352g"></fieldset></style></small><ol id="ji352g"><dfn id="ji352g"><ul id="ji352g"></ul><pre id="ji352g"></pre><acronym id="ji352g"></acronym><big id="ji352g"></big></dfn><u id="ji352g"><ul id="ji352g"></ul><del id="ji352g"></del><pre id="ji352g"></pre></u></ol><blockquote id="ji352g"><ins id="ji352g"><b id="ji352g"></b></ins><bdo id="ji352g"><strike id="ji352g"></strike><dir id="ji352g"></dir><acronym id="ji352g"></acronym><b id="ji352g"></b></bdo></blockquote>
  1. 文創産品如何吸引年輕人

    2019年08月23日 08:11    來源:中國文化報    黨雲峰
    [手機看新聞]
    [字號 大 中 小]
    [打印本稿]

      文化是文創産品的核心,文化工作者承擔著以文化人、以文育人、以文培元的使命,文創産品更是用匠心培元鑄魂的重要載體之一。作爲文化與生活的橋梁,如何讓文創産品更加吸引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的目光?近日,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了部分業內人士。大家認爲,文創産品不僅具有使用價值,更在傳承傳統文化、反映民衆生活、體現大衆審美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,但就目前文創産品的開發情況來看,要走出文博場所、吸引更多年輕人關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    開發多樣化多層次的文創産品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,要“讓收藏在禁宮裏的文物、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産、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都活起來”。2016年5月11日,文化部、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、財政部、國家文物局《關于推動文化文物單位文化創意産品開發的若幹意見》發布,強調依托文化文物單位館藏文化資源,開發各類文化創意産品,是推動中華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、使中國夢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加深入人心的重要途徑。2018年10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關于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若幹意見》指出,文物博物館單位要強化基本公共文化服務功能,盤活用好國有文物資源。支持社會力量依法依規合理利用文物資源,提供多樣化多層次的文化産品與服務。

      “把文博單位藏品中的文化內涵用當代語言進行解讀,既要保證傳統審美的韻味,還要符合消費者的需求和品位,這是在文創領域實現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的重要命題。”中國美術館文創中心負責人高揚介紹,中國美術館藏品近11萬件,以從19世紀末至今的中國藝術名家各時期代表作爲主。文創中心對藏品進行歸納、梳理、研究後,確定了幾條文創産品的開發主線,包括世紀之風、古代經典、路德維希捐贈國際作品、民間美術系列、民俗文化系列等。這其中,傳統題材中有吉祥寓意的作品很容易與當代人的審美相契合,如齊白石小蟲系列冰箱貼、齊白石和任伯年作品的筆記本等,都是結合當代人的審美趣味進行設計開發的。

      用心發掘傳統的現代性

      爲什麽圖書館擁有大量的數字資源,卻不能推出類似喜馬拉雅這樣的付費服務平台?這暴露出公共文化服務機構與公衆的互動太少。國家圖書館文創負責人表示,文創産品不同于小商品,要向公衆傳導一種價值觀。怎樣把握住這條主線,然後打造既符合社會發展前景,又有高品質的文創産品,是當前面臨的主要挑戰。此外,相關單位目前在培養用戶黏性、延伸服務以及培養文創産品跨界能力等方面也存在不少問題。

      “銷量排在前面的,大多是直接應用傳統文化元素的産品。比如,把《四庫全書》《永樂大典》等的相關內容印在封面上,消費者才會覺得買到了一件有文化屬性的産品。”據中國國家圖書館産品設計師仲瑄介紹,“國圖推出的敦煌梅花包是從2014年開始做的,當時只是作爲工作任務來完成,結果做出來跟大布袋一樣,很難看,這個項目就停滯了。”2018年,仲瑄在敦煌石窟裏看到了敦煌壁畫真迹後改變了思路,于是,這款産品後來轉爲時尚、小巧的風格,還把藻井紋飾用在了肩帶設計上,新項目做完之後的效果很好,吸引了不少年輕買家。

      面向市場吸引年輕消費者

      隨著相關文化單位在文創産品開發方面逐漸多元化,品牌影響力和社會知名度也不斷提高。業內人士表示,文創産品讓傳統文化資源活在當下並走出國門,既加深了人們對傳統文化的理解,又把文化記憶帶到了世界各地。只有廣泛調動文化文物單位和社會力量的積極性,才能創作出更多更好的、吸引年輕消費者的文創産品。

      文創産品開發要善于尋找新的思路。恭王府博物館文創開發有關負責人表示,“福文化”雖然是恭王府的招牌,但是在傳統且重複的體驗中,人們對“福文化”也容易産生審美疲勞。這就要求設計師細心觀察,學會用“80後”“90後”甚至“00後”的語言把“福文化”“翻譯”出來。

      “現在文創界有一個明顯的特點——年輕人做,年輕人買。文創非常有活力,也非常有前途。”北京三三藝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武玲表示,如今文創設計師不只關注文創産品本身,還會分析市場、對接市場。這兩年國家非常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利用,設計師在文創産品的設計過程中對傳統文化元素的應用越來越多元。

      北京桃李工坊設計總監陶璟是文創産品設計者,同時也是文創産品的消費者。陶璟說:“在各地買過很多文創産品,多是紙膠帶、本子之類的。應該設計一些更好玩、更有價值的産品,讓消費者或者是喜歡文創産品的人享有更豐富的體驗,這是我們開發文創産品的初衷。”

      7月29日,中國美術館文創旗艦店“美好生活旗艦店”通過微信渠道啓動銷售,目前已上線齊白石印章和冰箱貼,庫淑蘭特色冰箱貼、文件夾,任伯年杯墊等近百款文創商品。高揚表示,中國美術館文創中心將建立全國美術館文創産業鏈服務平台,從中國美術館向全國各美術館外延,通過數據分析及商業策劃助力文創産品開發。

    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>>>>>

    (責任編輯: 魏金金 )

    文創産品如何吸引年輕人

    2019-08-23 08:11 來源:中國文化報
    查看余下全文